感性 • 知性 • 理性——以于漪为例浅析语文教师素养构成

2018-11-30 17:13 作者:程翔 点击:581 次

【摘要】感性素养既是语文学习的基础,也是语文教学的基础;没有美好的人性,就教不好语文。知性素养体现语文学习的宽度,体现语文教育求道、修道的过程;没有对语文之道的执着追求,也教不好语文。理性素养体现语文教育的自信,是灵魂;没有对语文教育的坚定信仰,不可能教好语文。良好的感性、知性和理性素养,构成了于漪老师人性素养的三大基石,支撑起了于漪语文教育的大厦,最终使其成为杰出语文教育家。
【关键词】感性 知性 理性
 
2018年1月2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文件指出:“教师承担着传播知识、传播思想、传播真理的历史使命,肩负着塑造灵魂、塑造生命、塑造人的时代重任,是教育发展的第一资源,是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重要基石。”中央计划,到2035年,教师综合素质、专业化水平和创新能力大幅提升,培养造就数以百万计的骨干教师、数以十万计的卓越教师和数以万计的教育家型教师。这是一个宏伟蓝图,鼓舞人心。同时我们也感到任重道远,因为教师专业发展周期长,见效慢,过程复杂。
我是一名在三尺讲坛耕耘了36年的语文教师,在成长过程中受到许多优秀语文教师的指导帮助,他们精湛的专业技能和先进的教育思想深深影响着我。于漪老师就是其中典型代表。我受于漪老师影响始于1985年,当时就立志要做一名像于漪老师那样的语文教师。光阴荏苒,日月如梭,30多年过去了,我从于老师那里学到了很多很多,我由衷感激于老师。在今天这样一个重要的日子里,我想谈一谈我向于老师学习的一点粗浅体会,以就教于我敬仰的于老师,就教于广大同仁。
我使用“感性”“知性”和“理性”三个概念,不想从时间上梳理于漪语文教育形成的过程,更不想从深浅上揭示于漪语文教育的发展轨迹,而是想解释支撑于漪语文教育的人性基础。三者是并列的,不分等差。
在中央刚刚公布的改革开放四十年100名杰出人物中,于漪老师名列其中。这是于老师的光荣,也是广大中学语文教师的光荣。于漪老师是“杰出语文教育家”,有别于一般意义上的“优秀教师”。杰出语文教育家固然需要多方面的素养,比如政治素养、学科素养、教学素养、教育素养,等等,但我认为还应该具有必不可少的人性素养。当学科专业方面的素养达到基本要求之后,决定语文教育成败的关键是人性素养。
 
人性素养何以有如此重要作用呢?这是由语文教育的性质特点决定的。语文教育不仅关注学生的言语技能发展,还关注人的情操心灵发展。学生想要学好语文,必须在感性、知性、理性上得到良好发展。感性素养体现语文教育的基础,知性素养体现语文教育的宽度,理性素养体现语文教育的高度。于漪老师具有良好的素养构成,并使其成为教育名家。
感性通常指性情和情怀而言。感性素养好就是对人和事具有敏感,能保持心灵的温润。作为语文教师,见到学生就心花怒放,学生进步就由衷高兴;听到动人歌曲就心摇神驰,读到优美文字就情不自禁。让我来举一个于漪老师的例子。《宇宙里有些什么》是篇说明文,开头一句很简单:“让我们把目光投向无穷无尽的宇宙。”于漪老师敏锐地抓住这句话,设计了这样一段教学语言:
 白天我们仰视天空,或丽日蓝天,白云朵朵,或彤云密布,灰幔笼罩;夜晚仰视天空,或皓月素辉,群星灿烂,或黑色浓重,深邃无底。彼时彼刻,你们想到些什么呢?是否想到天空究竟有多少奥秘?宇宙究竟有多大?宇宙里究竟有些什么?如果能洞悉宇宙的奥秘,该多幸福啊!【1】
多数语文教师可能不会这样设计教学语言。于漪老师以她优良的感性素养,丰富了课文原话,起到了感染作用,一下子就把学生的心灵引向了神秘的苍穹。这里,体现了于漪老师的一种情怀,即用富有诗情画意的优美语言激发孩子的好奇心,培养孩子的求知欲。听于老师讲这段话就是一种享受。
于漪老师具有语文人的情怀。于老师说:“胸中要有教文育人的蓝图。”【2】她又说:“语言不是无情物,教师要善于把课文中无声的文字通过有声的语言传递到学生心中。诗与文都是情铸成,教师备课深味文中情意,受熏陶感染,有真切体会,教课时情注其中,文字就不是无生命的符号,而是有血有肉,能给人以启示,以鼓舞,以力量。感人心者,莫先乎情。”【3】于漪老师告诉我们,语文要感人,感人莫先乎情。我们很难说数、理、化等学科要感人,“感人”一词似乎最适宜用在语文学科上。
感性是人性中情感敏锐的一种机能,具有先天的一面,也可以后天养成。我们说某人是“性情中人”,侧重于先天因素;我们说某人酷爱朗诵、书法,侧重于后天养成。于漪老师集二者于一身,闪耀着人性美的光辉。于漪老师和苏霍姆林斯基有很多相似之处,特别是在美好人性方面,让我常常感到阳光照射的温暖。
王元化先生在《人性札记》一文中提到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有“最与人性适合也最光荣的条件”之语,并进行了深入研究。【4】我受其启发,认为马克思这句话指的是人的行为对于人性具应该有适切增益的作用。语文教育行为与彰显美好人性当然是适切增益的。由此,我们也可以说,学生人性素养的提升,需要汲取来自语文教师的美好人性。于漪老师之所以能够成为杰出的语文教育家,与她本身的美好人性分不开;于漪老师以自身的美好人性深刻地影响了学生。
具有良好感性素养的人适合当教师,尤其适合当语文教师。刘勰在《文心雕龙•神思》中讲“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这是诗人应该具备的感性素养,“一枝一叶总关情”。杜甫身居茅屋,却推己及人,写出了“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名句。这是诗人最重要的品质——悲悯情怀。语文教师也需要这样的情怀。同时,语文教师还要对语言文字特别敏感,读课文时能随着文字的感情而喜怒哀乐,讲课时能绘声绘色,声情并茂。
相反,如果一个人不善于说话,很内向,不喜欢孩子,那就最好要不选择教师这个职业。苏霍姆林斯基说:“如果你天性孤僻、不爱交际、沉默寡言,更多地愿意独处或与少数朋友交往,如果和人多的集体交往使你头疼,那就不要选择教师职业。如果你和儿童会发生无休止的冲突,那就根本不要当教师。如果你缺乏心灵与理智的和谐,热情不足,理智有余,对面临的一切都要进行仔细斟酌,谨小慎微地遵行各种规定,那么你将难以使学生在你面前吐露心思,你是否选择教师职业也需要三思而行。”【5】可见,感性素养对于语文教师是多么重要。没有美好的人性,就教不好语文。
 
【1】 《于漪文集》第二卷第195、196页。山东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
【2】 《于漪文集》第一卷第80页。山东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
【3】 《于漪文集》第二卷第97页。山东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
【4】 《王元化集》卷二第135页。湖北教育出版社2007年版。
【5】 《苏霍姆林斯基评传》,第232页。孙孔懿著,人民教育出版社2017年出版。
 
于漪老师曾教过一个非常差的学生,他偷窃扒拿,什么事都做过,以至于哪个班都不要他。于老师就把他带到自己的班上。当时班上同学们都反对,于老师耐心说服了同学,让大家一起来帮他。就在他有所好转之时,他父亲因为一块三角板,打他,骂他,他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旧习气死灰复燃。怎么办?于老师就把他带到自己家里,当作自己的孩子来教育。那些日日夜夜,于老师和爱人一起来教育他,反反复复,苦口婆心,终于铁树开花。一次,于老师生病住院,他到医院看望于老师,于老师不禁热泪夺眶而出。【1】类似这样的例子在于老师从教生涯中是很多的,每读至此,我心中都感动不已,这不就是人性美的写照吗?苏霍姆林斯基说过,一个教师重要的品质就是热爱孩子。热爱孩子的情感,是人的天性,也是后天接受教育浸染而成。
与高尚的人接触才有可能成为高尚的人。于漪老师在《老师,我永远记着您》【2】一文中深情回忆了自己学生时代的老师,对他们表示了深深的怀念和感激之情。中学时代的于漪上晚自习时曾经被一只红色大蜈蚣螫伤,管宿舍的严老师全力帮助她,摸黑跑到很远的郊区找来一只公鸡,用公鸡的唾液涂到于漪被螫的伤口处,于是疼痛减轻了。于漪老师说:“教育过我的尊敬的中小学老师,我感谢你们,对你们的恩泽,我永志不忘。”【3】这就是美好人性的继承和延续,薪火相传,永远闪亮!
【1】 《于漪文集》第六卷第105页。山东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
【2】 《于漪文集》第六卷第277页。山东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
【3】 《于漪文集》第六卷第281、282页。山东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
 
“知性”在我国学术界一直存在争议。康德把认识划分为“感性—知性—理性”三种,黑格尔沿用此说。我国学术界曾将此概念译作“悟性”。贺麟译作“知性”,为学术界所接受。王元化先生依据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梳理出这样的公式:从混沌的关于整体的表象开始(感性)——分析的理智的一些简单的规定(知性)——许多经过规定的综合而达到多样性的统一(理性)。我认为,所谓知性,就是在实践基础上形成认识的过程,它以实践为基础,以理性为归宿。所谓“感性—知性—理性”的公式,其实就是“实践—认识—再实践”的公式。
于漪老师首先是一个语文教育实践者。她从初登讲台,到退休,到现在,几十年如一日,实践着、探索着、思考着;她之所以成为杰出语文教育家,是因为她辛勤耕耘,努力实践。于漪老师在《于漪文集•自序》中写道:“做了一辈子教师,一辈子学做教师。”于老师不是学中文的,自称“非科班出身”。当年老组长听她执教《普通劳动者》,听完后对她说:“语文教学的大门在哪儿你还不知道,人物形象分析是这样贴标签的吗?”于老师当时如五雷轰顶,一下子就蒙了。
语文教学的大门究竟在哪儿?于老师开始了长期、艰难的探索。“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于老师研究教学原则、教学方法,读教育学、心理学,如饥似渴地学习,夜以继日地总结。她说:“寻觅语文教学大门的步子已经跨了出去,要走下去,绝非轻而易举,其中的艰辛、曲折一言难尽。”在经历了“步履维艰”的过程之后,于老师迎来了“欢乐时光”。她和学生一起沉浸在民族优秀文化的浓郁氛围中,强烈地意识到带领学生学语文,绝不是只让学生学一点文字上的技能技巧,而是要在学生心田做“植根”的工作,植志向的根、理想的根、人格的根,植良好道德情操的根,植意志毅力的根。她追求的课堂境界是:教师与学生和谐互动,教师崇高使命感和对教材的深刻理解碰撞,感情发生“井喷”,感染学生,推动教学进程;学生自主学习,充分发挥,或质疑,或评论,或挑剔,或追根究底,发表个性化的独特看法,闪现思想火花,促使教学往深处开掘,往广处延伸。每当学生以满腹经纶的姿态发表高见时,每当师生为探求真知争论得脸红耳赤时,每当学生对某个问题恍然大悟时,于老师的欢乐难以言表。
似水流年,学生离校后眨眼间就是10年、20年、乃至30年。重逢时朝花夕拾,欢乐从眼睛里、从心头、从朗朗笑声中、从幽默的语言中奔涌而出,于老师被欢乐包围,有时竟自失起来。于老师的脑海中不时浮现出一批批跟着她学语文、学做人的学生群像,文化在他们身上传承、发展,生命在他们身上延续、闪光,于老师沉醉在幸福之中!【1】我写到这里,眼里禁不住含着泪花。是啊,只有真正热爱教师工作并努力付出的人,才能理解于老师的幸福,才能被她的精神所打动,才能分享于老师的幸福。
知性的认识过程,其实就是求语文之道、修语文之道的过程。《中庸》说:“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语文教学有其自身的规律,于漪老师几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孜孜矻矻,探索语文教学的规律,卓然大家,这与她的知性素养分不开。于漪老师摸索到了听、说、读、写、字、词、句、篇、语、修、逻、文逐项能力形成的规律,更充分地认识到知、情、意对于学生人格形成的重要意义。她注重语文的工具性,也注重语文的人文性。当然,于老师的知性素养还表现在她的渊博上。她热爱知识,满腹经纶,几十年来始终保持着旺盛的求知欲。
不是所有的语文教师都具有如此良好的知性素养。面对纷繁芜杂的社会现实,面对“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翻滚折腾,于老师内心沉静,淡定从容。她实践思考,总结提升,一步一步攀登开拓,由浅入深,从易到难,继往开来,经历了多次蜕变,最终百炼成钢。这里,知性的自觉、自省意识至关重要。于老师经历过文革,遭受过冲击,切身体会到人性的善与恶;她心系国运,廓然远见;她具有忧患意识、改革意识、探索精神和创新的勇气,具有敢为天下先的担当品质。一个人有了这样的知性素养,就达到了职业觉醒的境界,就不会有职业倦怠,其教育教学行为自然进入自由王国。
北宋大思想家张载有名言曰:“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道,为去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2】。康德也说过:“有两样东西,人们越是经常持久地对之凝神思索,它们就越是使内心充满常新而日增的惊奇和敬畏:我头上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律……这个世界具有真实的无限性,但只有对于知性才可以察觉到,并且我认识到我与这个世界(但由此同时也就与所有那些可见世界)不是像在前者那里处于只是偶然的联结中,而是出于普遍必然的联结中。”【3】东西方两位哲人的话,都说明了担当和探索品质是一个人良好知性的表现,弥足珍贵。
 
理性是高级认识能力,是经过怀疑和批判后形成的信仰。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一书中把知识划分为经验的知识和先验的知识,先验的知识就是纯粹知识。康德说:“所以,理性的批判最终必然导致科学。”他又说:“所以纯粹理性就是包含完全先天地认识某物的诸原则的理性。”【4】
 
【1】 《于漪文集•自序》。山东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
【2】 《中华的智慧》第338页,引自《张子语录•语录中》。中华书局2017版。
【3】 《实践理性批判》第201页。邓晓芒译,杨祖陶校。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
【4】 《纯粹理性批判》第13、14页。邓晓芒译,杨祖陶校。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
 
我之所以引用康德的观点,目的在于说明于漪语文教育思想闪耀着理性的光辉,体现了了于漪的语文教育信仰。于漪老师写的《教师的天职就是奉献》、《重要在于素质培养》、《教育的生命力在于质量》几篇论文,体现了教育哲学层面上的思考。正是有了哲学的思辨力,所以于漪老师能够在风云变幻中坚守母语规律,毫不动摇。她在《实事求是,研究中国语文教学的规律》一文中指出:“语文本来是什么就是什么,不要搞得那么玄。母语教学与外语教学是不一样的,外语教学可以听说领先,因为它本没有语言的环境;母语教学呢,学龄前的儿童说的能力已基本能应付他的生活了。上学后,是规范的语言,扩展他的思路,开拓他的阅读视野,提高他的思维层次。语文老师,尤其是青年同志,一定要把这些思路理清楚,从理论上认识什么叫科学。”【1】于漪老师在《素质•能力•智力》一文中指出:“语文教师教学生‘文’,对学生进行严格的语文基本训练,使学生正确理解和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具有一定的读写听说能力,当然是义不容辞的责任;然而,与此同时,必须高度重视培养学生的思想素质、道德情操和文化素养。语文教师应树立鲜明的‘育人’目标,‘教文’要纳入‘育人’这个大目标。”【2】于老师说,教师一个肩膀挑着学生的今天,一个肩膀担负着祖国的明天。今天的教育质量,就是明天的国民素质。这些观点是于漪老师很多年以前提出的,我们再看她2016年发表在《语文教学通讯》(高中版)上的《语文教学现状思考》一文,于漪老师针对“乱花已经迷人眼”的现状,再次重申:“我们教的是中国语文,本来应该最有发言权;但是,语文学科教学和研究中,很多理论和做法却都是源自外国的,比如进行写作指导和研究时,不少人言必称‘外国人怎么讲’,阅读教学也是这样,几乎都以洋为荣,甘愿用我们自己的教学充当外国教学理论的论据。我觉得,我们的教师绝不能甘愿把自己当成弱智听凭别人说长道短,绝不能甘愿做‘学徒工’,绝不能甘愿做‘思想的矮子’。”于老师又谆谆告诫我们:“我们要有哲学眼光,不能对外来的理论全搬照抄。西方文化背景、文字形态与我们很不一样。比如说欧美国家学生在低年级主要是学习语言,到中学阶段文学的分量就加重了,他们基本上是语言文学分开,而我们是语言文学综合;就文字形态来讲也不同,西方主要是表音文字,而我们的汉语则是音形义紧密结合的双脑文字。所以,我们对西方教育教学理论要秉持‘拿来主义’,要有开放的心态,但一定要有自己的立场。”这些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又语重心长。这是文化自信的表现,也只有这样才能教好语文。于漪老师这样的理性思辨,不是一时一地心血来潮所致,而是几十年坚守不变,表现出高度的理性光辉。
这就是信念、信仰的力量。一个教师树立了坚定的教育信念,就有使不完的劲儿,就胸有朝阳,每天都精神饱满,就面对困难和挫折无所畏惧。于漪老师说:“我献身教育的理想是中学时萌发的,十几岁的时候就想一辈子做一个合格的中学教师。”她说:“我还体会到,树立了崇高的信念,就有持久的内驱动力,一个人靠外因总还是不够的,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当你树立了信念,把教育教学工作和我们12亿人民的伟大事业紧密相连的时候,你就有无穷的动力,就有使不完的劲。”【3】没有对语文教育的坚定信仰,就不可能教好语文。
在《语文教学现状思考》一文中,于漪老师还指出:“语文是什么?语文教育是什么?对于这些根本性的问题,教师要反反复复思考,努力想清楚。”这就是要求教师具有思辨能力。于老师坚持多年来理性思考的结果:1.语言文字是民族文化的根;2.语文教育是母语教育;3.语文教育的基本特征是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于漪老师进一步要求大家,要有历史眼光和批判精神。语言文字是“体”,人文内涵是“魂”,二者要融为一体;剥离开来,语言文字就会变成僵死的符号。于老师希望大家要有批判精神,因为批判性思维是思维中最高级也是最核心的能力。批判并不是否定,而是进行科学的分析,在原有基础上把好的发扬光大,把不足的加以弥补,把缺点加以克服,把错误加以扬弃。当教师最怕的就是人云亦云,当教师要有独立思考的精神。于老师的这些观点,无不闪耀着理性的光辉,启迪人们的思想。
 
【1】 《于漪文集》第一卷第135页。山东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
【2】 《于漪文集》第一卷第149页。山东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
【3】 《于漪文集》第六卷第100-102页。山东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
 
良好的感性、知性和理性素养,构成了于漪老师人性素养的三大基石,正是这三大基石,支撑起了于漪语文教育的大厦。这三大基石,拥有其一就可以成长为优秀教师,而于漪老师三者同时具备,所以成为杰出的语文教育家。凡是想要成为于漪老师的人,包括我在内,一定要努力学习于老师,全面要求自己,全面提升自己。我深知,取法乎上,仅得其中。但有了这样的高标,就有了人生事业的方向。
我从1985在济南第一次听于老师报告至今,30多年一直学习于老师的语文教育思想,学习于老师的人品,常有高山仰止的感觉。我最感佩的,就是于老师那深邃而又牢固的信念,那捍卫祖国语言文字的勇气和情感。于老师曾对我说,她是看着我成长起来的。这话一点不假,我们“青语会”倾注了他老人家多少心血呀!于老师最希望看到的是一代又一代语文教师健康成长,守正出新。今天,在纪念于漪老师从教70周年的难忘时刻,我作为于老师的学生,向她老人家表示衷心的感谢和深深的祝福!我的文章写得很浅薄,远不足以表达我对于老师的感激之情,远不能全面准确地把握和阐述于老师的语文教育思想。我说过,于漪老师是当代圣贤,她所达到的高度后人难以企及。有了这盏明灯,青年人就有了方向,就不至于迷失航路。
 
Copyright©2018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11号 邮编100091 京ICP备05061944号 京公安网备11010802025277号